海南洋浦一男子杀人潜逃24年 为儿子能上学自首(图)_

2017-10-17 01:16

    6月3日一大早,羊某忠就逃到三亚,随后又逃到广东省广州市,以拾荒为生。身背命案,羊某忠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,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。24年后,他终于鼓起勇气,到他户籍所在地洋浦新都派出所投案自首,为自己的逃亡生涯画上句号。

    逃亡路胆战心惊卸下包袱希望活在阳光下

    没有身份证,没有户口

    2017年春节前夕,洋浦新都派出所负责该案的王警官照例来到羊某忠的亲戚家,耐心讲解投案自首的相关规定,希望家属能够动员羊某忠投案自首。

    “潜逃的日子,每时每刻都心神不安。只要有警车经过,自己立马跳起来,惶恐不安。”羊某忠今年45岁,但多年背负命案重压,提心吊胆,惶恐不安,没有过一天踏实的日子。面容十分苍老,看起来就像五六十岁的大爷。

    1993年6月2日,洋浦经济开发区海勤居委会(原海勤村)的羊某忠和同村的几位年轻人到南便村委会(原南方村)内,两村年轻人起冲突,羊某忠将李某刚捅死。

    不能应聘,只能拾荒没用过手机,没银行卡

    “自从清网行动开始后,我们每年都要到去做工作。虽然不知道家属听进去多少,但是我们一定会尽力把工作做好,相关政策解释清楚。”王警官说,一开始,羊某忠家人心存顾虑,对民警的话半信半疑。但民警多年不断劝说,终于打动了羊某忠的家人。

    “比失去亲人更加痛苦的是,参与此事的多名嫌疑人仍未受到法律制裁。”李成恩说,事发后其他6名嫌疑人都被警方传唤,由于几名嫌疑人都将主要过失推脱到潜逃的羊某忠身上,该案一直未能结案。

    被害者父母无法释怀

    “我们全家人都想不到,大哥吃完饭出去溜达,竟然成了永别。”南便居委会李某刚的弟弟李成恩说,1993年6月2日,李某刚吃完饭户到村里溜达。没想到邻村海勤居委会的羊某忠等7人到村内。

    24年来。只要一到清明节等节假日,李孔辉和老伴就会偷偷抹泪。“大哥的死,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父母心头,至今无法释怀。”李成恩说。

    “羊某忠投案后,我们才知道原来他的家人也在背后做了不少工作。”王警官告诉记者,实际上在春节长假期间,羊某忠已经偷偷潜回到洋浦,但一直没有回家。24年的逃亡生涯,羊某忠相貌比同龄人老化严重,没有人认出。直到他到派出所投案自首,他们才得知详情。

    警方多年劝说感化嫌犯24年后自首

    两位老人看着遇害儿子李某刚的照片暗自抹泪。

    洋浦一村民捅死一人潜逃

    男子潜逃24年为孩子能上学自首

    羊某忠说,案发后第二天,他就逃到三亚,由于没有身份证,自己不能曝光身份。只能偷偷的以捡破烂维持生计。“后来我认识了一位老板,然后跟着他到广东省广州市生活。”他说,虽然到了大城市,但他身负命案,不能打工。无法正常生活在阳光底下。只能到城市的郊区山上搭棚住,靠捡破烂维生。

    “2017年2月7日,听闻潜逃24年的羊某忠投案自首后,两位老人这几天的情绪就非常激动。”李成恩说,他是家里老三,死者李某刚是家里的大儿子,中间还有一个尚在当兵的二哥,还有尚在读高中的姐姐。

    因争执致人死亡

    几年前现任妻子和她走到一起。虽然没有领取结婚证,但还是为他生育一个男孩子。

    “目前羊某忠只承认自己被死者李某刚追打,然后才夺取李某刚手中的刀将其捅伤不治身亡。至于案件的其他情况,尚在调查中,不便透露。”王警官说,虽然羊某忠已经投案自首,但该案已时隔20多年,需仔细调查后才能向社会公布具体案情。

    “家里就靠大哥和父亲李孔辉出海捕鱼,维持全家生计。”李成恩说,大哥出事后,家里无法维持生计。母亲不得不跟随父亲出海打渔。由于经济问题,李成恩只能选择读中专,让姐姐继续学业。

    “你们确实是来帮他的。我们能感觉到,只要他回家,我们一定说服他,让他投案自首。”羊某忠的母亲对民警说。

    24年来,为了不暴露行踪,羊某忠从未和家人联系过。如今孩子已经6岁,到了入学年龄。多年的逃亡生涯,让他不堪重负,临近崩溃。“经过妻子劝说,为了孩子,我还是决定回来投案自首。”羊某忠说,自首的当天他舒舒服服睡了一觉。现在孩子入学问题也解决了,他会坦白交代问题,争取宽大处理,洗心革面,大大方方生活在阳光下。

    李成恩说,他们没有目的性,就是看到谁就打谁。当时,李某刚溜达到村内刚好看到羊某忠等7人和村内的年轻人在打架。李某刚就被羊某忠持刀伤害致死。

    王警官说,潜逃期间,羊某忠一直使用“羊杰”这个化名。案发后第二天,羊某忠就逃到三亚,以拾荒为生。半年后,他跟随一位老板到广东省广州市内生活,由于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口,不能应聘工作。只能以拾荒为生,随后认识了现任妻子,并生育了一个男孩。“现在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,为了孩子上学,卸下身上背负的包袱。他才决定回家,和家人商议后投案自首。”

    15日上午,记者来到李成恩的家。宽阔的客厅内,两位老人手里拿着李某刚的照片,边擦拭边落泪。

    “20多年来我都没有使用过手机,没有银行卡,不能住宿不能消费。这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。”逃亡生涯让羊某忠痛苦不已。